您当前的位置:东方商标网 > 版权登记 > 版权代理 > 正文

艺术作品保护

  •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15/06/17        来源:本站
  •    某一类作品是否受著作权保护通常是著作权法应当回答的基本问题。但在我国,著作权法和实施条例中都没有提及实用艺术作品,只是在《实施国际著作权条约的规定》中规定了对外国人实用艺术作品的保护期。由此引发在实用艺术作品是否受著作权保护问题上的许多不同观点。本文试图结合实用艺术作品的特点,来分析伯尔尼公约有关实用艺术作品的规定,以期对完善我国有关实用艺术作品保护的立法有所帮助。
    一、 如何看待实用艺术作品的特征。
    对作品进行界定是伯尔尼公约以及各国立法普遍所顾忌的,通常以举例的方式予以回避。伯尔尼公约及其指南在对实用艺术作品的解释上更是惜字如金。本文也无意对实用艺术作品与其他艺术作品之间轻易界定。但由于实用艺术作品与著作权的独特关系,对其特征的分析实在无法回避,否则将直接影响对伯尔尼公约有关规定的理解,因此,下面就伯尔尼公约有关实用艺术作品的规定,并结合其他作品的一般特点,归纳出此类作品的几点特征:
    (一)实用艺术作品是单独一类作品。
    1、从作品分类上看。
    伯尔尼公约第二条在罗列各类作品时,将“实用艺术作品”与“图画、油画、建筑、雕塑、雕刻和版画作品”以及其他艺术作品分开单列。尽管伯尔尼公约及其指南一再强调,公约所保护的文学艺术作品“包括科学和文学艺术领域内的一切作品”,公约罗列的各类作品只是示范性列举,但也正如伯尔尼公约指南所解释的那样,公约已经涵盖了作品的全部主要作品种类。因此可以理解为这种罗列表明了公约对作品分类划分的倾向,以及这种划分对各国立法的指导意义。以此来看,在作品种类划分上,实用艺术作品是有别于其他艺术作品的单独一类作品。
    2、从保护期限的规定上看。
    伯尔尼公约第七条规定作品保护期限一般为“作者有生之年及其死后五十年内”的同时,在该条第四款对“摄影作品和作为艺术作品保护的实用艺术作品”的保护期限做了专门规定。该款规定这两类作品的保护期限“由本同盟各成员国的法律规定;但这一期限不应少于自该作品完成之后算起的二十五年。”此规定表明,公约允许成员国将实用艺术作品的保护期限规定低于其他作品,同时又规定了底限。由此也看出实用艺术作品是单独一类作品。
    (二)实用艺术作品与其他艺术作品有区别。
    伯尔尼公约和公约指南都没有给作品下定义,只是在公约指南中对各类作品进行了解释或举例,包括实用艺术作品。公约指南2.6(i)解释到,“实用艺术作品:公约通过此种笼统的表述涵盖小饰物、首饰、金银器、家具、壁纸、装饰品、服装等制作者的艺术成就。”并指出,“值得提到的是,突尼斯示范法给出了实用艺术作品可能存在的两种来源,即由手工制作者制作完成的以及由工业化方式生产的。”这一解释虽然没有明确划分这些作品与其他作品的根本区别,但还是可以看出实用艺术作品作为单独一类作品与其他部分艺术作品的不同:
       1、与绘画和雕塑等艺术作品主要供人们欣赏等用途相比,实用艺术作品除了可用于艺术欣赏,还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可以使用的实用品。
       2、实用艺术作品不是指绘画或雕塑等其他艺术作品在实用品上的复制,而是脱离了这些艺术作品,作为实用品整体创作而形成的另一类作品,但在表现形式上,又与这些艺术作品存在相同或相似。
       3、与绘画或雕塑等艺术作品的原件数量极其有限,若大量发行需要通过其他形式复制相比,实用艺术作品原件概念则比较模糊,且通常直接通过手工制作或者工业生产而大量制作。
    (三)实用艺术作品与外观设计工业产权保护有冲突。
    伯尔尼公约将实用艺术作品这样一类有别于其他艺术作品作为保护对象,对于著作权保护来说确实是个突破,但也导致了著作权保护与其他知识产权保护的碰撞。根据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外观设计”成为工业产权的保护对象。由于巴黎公约没有对外观设计做出解释,对于外观设计的定义只能求助于我国专利法的规定。根据修订后的我国专利法第二条规定,“外观设计,是指对产品的形状、图案或者其结合以及色彩与形状、图案的结合所做出的富有美感并适于工业应用的新设计。”将外观设计定义以及外观设计保护范围,与著作权对实用艺术作品(尤其是以工业方式生产的实用艺术作品)的保护对照来看,尽管两种保护不尽相同,但它们之间确实存在着相当程度的相似。在保护实用艺术作品问题上,著作权与工业产权保护相碰撞,著作权与外观设计保护发生交叉和重复是显而易见的。

    二、如何理解伯尔尼公约有关解决实用艺术作品保护冲突的原则。
       为了解决在保护实用艺术作品上著作权与工业产权的冲突,伯尔尼公约在第二条第七款做出了规定:“在遵守本公约第七条第四款之规定的前提下,本同盟各成员国得通过国内立法规定其法律在何种程度上适用于实用艺术作品以及工业品平面和立体设计,以及此种作品和平面与立体设计受保护的条件。在起源国仅仅作为平面与立体设计受到保护的作品,在本同盟其他成员国只享受各该国给予平面和立体设计的那种专门保护;但如在该国并不给予这种专门保护,则这些作品将作为艺术作品得到保护。”
    伯尔尼公约中有着不少解决各国著作权立法冲突的规定,但相关规定多涉及著作权法范围的,而超出著作权法范围的冲突规定,本条则是唯一一例。尽管该条并非如看上去那样容易理解,公约对此条的解释也依然吝啬,还是尝试将本条款内容归纳为如下若干原则:
    (一)各国选择立法的原则。
       1、提出两种不同保护概念供选择。
    伯尔尼公约首先将这一类作品从不同角度出发,同时提出了“实用艺术作品”与“平面和立体设计”两个概念,供各成员国在立法时做出选择,即通过著作权法保护“实用艺术作品”和通过著作权法之外的其他专门法律保护“平面和立体设计”。这里虽然公约没有明确其他专门法律是什么,但是从伯尔尼公约指南中有关“平面和立体设计”“取决于登记注册”获得保护的解释来看,可以做出判断,所谓“平面和立体设计”专门法律就是工业产权法中的外观设计法。
       2、对选择不同保护提出要求。
    公约在提供两种不同保护的同时,对各成员国在选择立法时提出了要求,即各成员国应就保护的程度和条件做出规定。尽管公约没有进一步明确所谓“保护的程度”和“保护的条件”,但可以理解为两种保护具体规定的结果应当是尽量避免在两种保护之间发生冲突。据此,可以推定出两种可能:
    (1)各国立法时为了避免保护冲突,在两种保护方式之间只做出一种选择,即要么由著作权法来保护实用艺术作品,要么由外观设计法保护平面和立体设计,二者取其一。这点从公约在本条规定中提到一个国家只有外观设计法的情况来看,公约是考虑到有这种可能的。
    (2)各国立法时同时选择两种保护方式,即由著作权法保护实用艺术作品,又由外观设计法保护平面和立体设计,但应当规定限制条件,避免同一智力成果以不同名义同时获得两种保护。
    (二)公约成员国之间的互惠原则。
    如果说公约在立法上还给了各成员自由选择的空间的话,那么在在涉及公约成员国的之间的保护,公约则采取了强制性规范。这种强制性就体现在互惠原则上。所谓互惠原则是指如果一个成员国只是通过外观设计法保护平面和立体设计,没有通过著作权法保护实用艺术作品,那么,它只能在其他成员国要求外观设计法保护,而不能要求以实用艺术作品名义通过著作权法来保护。
    各国在外观设计立法上所采取的方式各有不同,有的国家制定专门的外观设计法(或称工业外观设计法),有的国家在专利法中规定外观设计保护。
    (三)公约成员国之间的例外原则。
    除互惠原则之外,公约也考虑到了成员国没有外观设计立法的例外情况,于是又规定“但如在该国并不给予这种专门保护,则这些作品将作为艺术作品得到保护。”按照公约指南的解释,“根据1967年斯德哥尔摩新的原则,如果一个国家没有平面和立体设计专门保护,它必须将实用艺术作品作为艺术作品,也就是说依照其著作权法保护,无需履行任何手续。”据此,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因为成员国没有外观设计立法,它无法与有外观设计法的其他成员国实行对等保护,所以公约要求该成员国给予其他成员国的平面和立体设计以著作权保护。
        也许是认为不言而喻的,公约没有提及另外两种例外情况,一是起源国没有外观设计法;二是两个成员国都没有外观设计法。按照上述原则推定,它们相互之间都应当依照各自的著作权法给予对方实用艺术作品保护。
    对实用艺术作品,公约提出以不同名义适用不同保护的方式的解决方法,虽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避免法律保护冲突,但“实用艺术作品”与“外观设计”尽管相似,毕竟二者不能完全等同或对应,而且事实上,即使法律规定再明确,也依然无法完全避免两种保护的交叉。这点从各国立法对此条的反应就可以发现。笔者随机翻阅了几个国家著作权法,如丹麦、奥地利、芬兰、德国、法国、匈牙利、埃及、保加利亚等都在有外观设计法的同时,又在著作权法中规定保护实用艺术作品,但没有任何所谓保护程度和条件的规定,尤其是丹麦著作权法还特别强调外观设计保护不妨碍著作权保护。